历史人物|历史故事|才子佳人|世界历史|历史典籍

野鸡报恩

2021-01-19 14:35浏览:加载中...民间故事  

  蛇口脱险
  清道光年间,四川南部县有个郎中名叫郑德宝,经常上山采草药替人诊治跌打损伤。俗话说:常在河畔走,哪能不湿鞋。郑德宝也有过一次令人心惊胆战的经历。
  这年夏季,郑德宝到山里寻找一味药引。经过狮峰岭时,路边草丛里传出????的声响,接着一股凉风扑面而来。他警惕地看着四周,握紧了手中的开山棍。这开山棍可不是一般的棍子,它的顶部有叉和钩,尾部带有响铃,在山路上行走时,开山棍叮看成响,既可以用来驱除野兽蛇蟒,又可以用来攀附爬坡,采摘悬崖峭壁上的药材。
  草丛里的响声越来越近,郑德宝下意识用开山棍拨开一蓬杂草,只见不远处一条碗口粗细、头部带着一抹赤色的大蟒蛇扭动着身子向前爬行,正接近附近一个野鸡窝。受到惊扰的野鸡“扑扑扑”地飞离地面,“咯咯”惊叫着,仿佛在抗议大蟒蛇的进犯。
  大蟒蛇基本没有把它放在眼里,昂起头钻进野鸡窝,探囊取物一般衔住一枚野鸡蛋,像吞吃汤圆一样,十分利索地吞了下去。看着大蟒蛇猎取自己的孩子,野鸡疯狂地扑腾着翅膀,发出凄厉怪叫,扑向大蟒蛇。大蟒蛇伏地不动,头部高举,待野鸡靠近,一跃而起,精准地咬住了野鸡脖子,然后蟒蛇的身子立即收缩盘曲将其牢牢缠绕住。
  郑德宝看得傻了眼,他没想到大蟒蛇猎取食物的方式竟是如此残酷。稍稍愣了愣,他反映过来,决定救野鸡一命,遂操起开山棍,试图掰开大蟒蛇盘绕成团的身子。但郑德宝越是用力,大蟒蛇的身子缠绕得越紧。
  郑德宝突然想起“蛇打七寸”这句话,便用开山棍刺向大蟒蛇的七寸之处。大蟒蛇被激愤了,丢下奄奄一息的野鸡,瞪着眼,向郑德宝建议进攻。大蟒蛇吞吐着信子,尾巴拍打在野草上“啪啪”直响。忽然,它高举着头,像要站起来一样扑向郑德宝。只听得“嗖”的一声,蟒蛇挟着一股凉风从郑德宝身边擦过,短秃的尾巴重重地打在他的手背上。郑德宝忍着疼,正欲退却,大蟒蛇已经转过身,向他建议第二轮进攻。郑德宝赶快用开山棍迎向跃过来的大蟒蛇,蟒蛇细小的头部正好卡在开山棍的叉上,险些不能动弹。但它的身体却猛烈地扭动着,最后摆脱束缚,滑溜倒地。
  郑德宝趁机用开山棍叉住了它的七寸处,又拾起一块石头狠狠朝它砸去。大蟒蛇一阵剧痛,伏在草地上,牢牢缠绕住了那块石头。郑德宝趁机弯腰抱起挣扎着的野鸡并将野鸡窝里带着余温的两枚野鸡蛋揣进怀里,向山下跑去。
  山中采药
  回到家中,郑德宝取来草药捣成粉末涂抹到野鸡的伤口上。说来也怪,平时野鸡碰到生人就会“咯咯”直叫。郑德宝给它上药时它竟像明白郑德宝的心思一样,既不惊叫也不因为药物的刺激而挣扎,只是乖乖地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郑德宝心里一酸:“看来动物也是有感情的。”他猛地记起怀里还揣着两枚野鸡蛋,赶快取出放进自家的鸡窝里。
  第二天,郑德宝给野鸡换药时发现,野鸡的伤口已经愈合。郑德宝试探性地抓来几粒玉米放在手心接近它。野鸡并不避让,伸长脖子开始啄食。野鸡的嘴巴比母鸡的嘴巴要尖利一些,啄食玉米时,它的嘴尖却没有触及郑德宝的手掌,郑德宝心里暗暗称奇:莫非它怕嘴尖伤到自己?
  中午时分,郑德宝正在给野鸡研磨草药,小儿子乐颠颠地跑来告诉他:“爹,快去看,野鸡在抢母鸡的窝呢。”郑德宝闻声来到鸡窝旁,本来那只孵小鸡的老母鸡跳出鸡窝找虫子去了,伏在附近的野鸡占领了母鸡窝,翅膀舒铺开来,恰好把窝里的鸡蛋罩住。郑德宝哑然失笑。就在这时,外出觅虫子的老母鸡回来了,它看到野鸡占领了自己的窝,贴身的羽毛变得蓬松起来,眼睛喷火似的瞪着野鸡,嘴里发出难听尖叫。眼看着家鸡斗野鸡的闹剧就要发生,伏在鸡窝里的野鸡居然主动飞出鸡窝,伏在旁边。
  7天后,野鸡身上的伤康复了,灰色的羽毛显示出了健康的光泽。它每日像个忠实的家丁一样不是伏在鸡窝旁,就是跟在郑德宝身边。郑德宝十分爱它,不让家里人伤害它,还特意给它搭建了一个窝。每次研磨草药时,野鸡都会守候在旁边,专注地看着他。郑德宝一边研磨草药,一边自言自语地说,这是什么药,能治什么病,产自哪里等等。野鸡仿佛能听懂他的话,偶然还要“咯咯”地叫上两声。郑德宝外出采药,野鸡便低飞着一直在前面带路。
  一次,郑德宝用开山棍采摘悬崖上的仙鹤草,他不停调整姿势,可老是够不着。野鸡仿佛明白了他的心思,“扑扑扑”地飞过去,用尖利的嘴巴衔着仙鹤草奋力往上飞,居然将它连根拔起,送到郑德宝眼前。郑德宝见状,像个孩子似的开心笑了:“好家伙,救你一命值!”
  回到家中,郑德宝越想越以为有意思。他突发奇想,拿出一种草药凑到野鸡嘴边,然后用手指了指屋后的大山,意思是“你能不能帮我采回这种药材”。野鸡像获得军令状一样“扑扑扑”地飞走了,半个时辰后,它竟口衔那种草药飞了回来。郑德宝心里禁不住一阵狂喜:“人都说,野鸡野性十足,没想到这只野鸡不仅通人性,并且还能采草药呢。”
  那些天,郑德宝需要什么草药,就拿出样本给野鸡看一看,再让它闻一闻,野鸡一多数都能采回来。
  带子报恩
  几天后,两只小野鸡和一群小鸡孵出来了,成天活蹦乱跳地在院子里觅食。一天,郑德宝给母鸡及小鸡喂食,粮食抛洒在地后,母鸡与小鸡一拥而上争着啄食,两只小野鸡却远远地躲着他。郑德宝手握粮食意欲接近,两只小野鸡怯生生地跑向大野鸡旁。大野鸡仿佛明白郑德宝的心思,带头过来啄食,两只小野鸡这才跟了过来,啄住一粒玉米又飞快地跑了。
  郑德宝观测发现,小野鸡极少跟老母鸡在一起,也极少跟其他小鸡一起活动,它们总喜欢跟大野鸡待在一起。偶然,它们还会一起从地面飞到附近的矮树上去。再后来,它们又和大野鸡一道飞到房顶上。
  一天早上,郑德宝起床后发现,巢穴里的三只野鸡都不见了,他终于明白大野鸡迟迟不肯脱离自己的原由。本来,它挂念着自己的孩子,现在两只小野鸡都长大了,能翱翔了,它便带上孩子脱离了这里。
  与往常一样,郑德宝每隔几天就会带上开山棍上山采些草药。一天早上,他去山里采骨碎补,这是一种专治跌打损伤的良药,多寄生在高大的柏树上。郑德宝来到山中,刚找到一株柏树,正要攀爬,突然空中传来“扑扑扑”的声音,三只野鸡飞了过来。郑德宝一眼就认出它们来,像久别重逢的密友一样深情地凝视着它们。正在这时,野鸡忽然羽毛倒竖,发出了恐慌的尖叫声,然后用利嘴衔住郑德宝的裤脚,仿佛要让他脱离这里。郑德宝以为有些希奇,抬眼望去,只见一条头部带有一抹红的大蟒蛇正盘在附近的一株大柏树上。
  郑德宝拿着开山棍赶忙脱离这危险之地。慌不择路,竟一脚踩空坠落悬崖。三只野鸡惊叫着追随飞了下去。好在郑德宝被一丛酒杯口粗的葛根藤网住,由于极度惊吓,他一下子昏睡过去。
  当郑德宝睁开双眼时,他发现自己躺在家里的床上,手和胳膊等处敷着草药。自己明明被葛根藤网住,怎么会躺在家中呢?郑德宝正纳闷,小儿子端着一碗汤药走了进来。
  “爹,野鸡救了你一命。”本来,郑德宝被葛根藤网住后,手和胳臂多处受伤,鲜血直流。那只大野鸡让两只小野鸡看管着他,自己飞到郑德宝家中“咯咯”大叫。郑德宝的两个儿子见状跑了出来,野鸡上前啄住他们的裤脚直往前拽。兄弟俩意识到大概是父亲采药时赶上了麻烦,就带上绳索与开山棍,在野鸡的率领下,朝屋后的山上赶,很快找到了郑德宝,并将他救回家中。
  伤好之后,郑德宝带上玉米粒到山上找过那几只野鸡,想犒劳它们,以表自己的感激之情,但再也没有见到野鸡的踪影。无奈之下,他只好到镇上请人画了一幅野鸡像贴在自家堂屋的墙上,逢年过节还会摆上供品祭奠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