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人物|历史故事|才子佳人|世界历史|历史典籍

客家李象元的故事

2021-01-19 23:21浏览:加载中...民间故事  

  李象元,梅县城内,北门凤尾阁人,清康熙时年间,考上翰林,在京城任副主考官,李象元的儿子、孙子、侄子皆是翰林,故称李象元, 公孙三翰院,叔侄四翰林,名噪一时。
  某年京城开科进士,有们举人赵国麟前来应试,赵的文章虽然盖世无双,可是人矮小丑陋,又是个麻子,因此,主考官不予取录。经过二 、三科赵均被正主考官拒之门外,最后一次,赵国麟又再来应试,李象元看他的文章,确实不凡,并看出文章示意若这次录取翰林,我只选一 人其余十七人由你选录,正主考官同意,李就选中赵国麟,出榜以后,赵国麟来学院谢恩,先向正主考谢恩,正主考官说,我不是你的恩师, 指着李象元说,这位才是你的恩师,赵乃向李谢恩!
  乾隆皇帝,求贤若喝,赵国麟,虽然面目丑陋,但是才学过人,因此召他入宫为官,赵国麟几次上奏有关国策的建议,皆得到乾隆皇帝的 赏识,后来乃提拔他为宰相。
  20多年以后,李象元告老返乡,由京城买舟南下,赵国麟亲到码头送行,以示感恩。
  数日后,轻舟行到险恶滩头,天降大雨,岸上有一汉子招手叫搭船,李公听见,叫船家把船靠岸,船家说,老爷这处荒僻人稀,不时有歹 徒出没,不可靠岸,李公说:“如今天下大雨,行个方便何妨。”船家只得把船靠岸,那汉子跳上船来,一言语不发,坐在船尾舱,李公看那 汉子被雨淋得如落汤鸡,一身发抖,李公怜惜他,叫人拿旧衣服给那汉子换上,那汉子换上干衣,仍然坐在那里,晚饭时间,船家叫大家开饭 ,只见那汉子卧在船舱发抖呻吟,李公见状,想必是受了风寒,便叫人送上茶水药物,扶他起来饮服,明早起来,那汉子仍不能坐立,李公甚 为关心,命仆人好好服侍他,三四天后,那汉子才清醒过来,走到李公面前叩头拜谢,李公说出门人互相关照,何以计较,乃问汉子那里人氏 ,要往何处,那汉子说,唉!蒙恩公救命,铭感五中,在下是山东响马,本欲跟踪伺机抢劫恩公,谁知恩公待人和善,岂敢忘恩负义再做亏心 事,从今后,我必护送恩公到安全地带。
  再过几天,两岸又是奇山峻岭,路道险恶,那汉子站在船头,注意两岸动静,午刻,岸上有人出没,那汉子跳上岸去追赶,不到半小时才 回船上来?李公见那汉子回来,满身是汗,问道:“好汉刚才上岸何事?”那汉子说:“恩公有所不知,刚才岸上几个人,是山东大盗,专门 在这一带抢劫,过往船客,今日若不是小人在此,恩公定遭不测,现在已被我杀死,恩公可安心矣!不过……李公问,不过什么?那汉子说, 不过我有一事相求,李公说,但说无妨,那汉子说,那帮大盗是我兄弟帮,如今被我杀死,小的再也不敢在这地安顿,如蒙不弃,不具愿追随 恩公任冯使唤,李公说:“如好汉不嫌弃,请好汉与一同回乡!”那汉子再三叩谢!
  李象元公回到嘉应,在北门凤尾阁建造“御书楼”安享晚年,为了子孙后代,乃聘请西门,蓝屋巷、蓝屋、蓝钦奎先生为家庭教师。
  蓝金奎老师是个不第秀才,虽然文章不坏,可是每次投考均未中试,一日蓝老师做好一篇文章叫学生(即李象元公的孙子),送给李象元 看,目的是请他指教,次日蓝老师问学生,你祖父看了我的文章没有,学生说:“看了”。蓝老师说:“看了之后,你祖父说些什么?”我公 公说:“你的文章就像我的三姆,蓝老师不解其意,蓝老师在李家授课时,经常暗中注意其三叔姆的举动,一日三餐叔姆在化台上晒衣,蓝老 师在屏风背偷看,只见三叔姆,相貌不凡,只是穿的衣服,衫袖一长一短,长裙拖地,那晚,蓝老师回到家中,细心推想,乃悟出李公的意思 ,嫌自己的文章拖塌不整齐,精练的意思,过几天,蓝老师再做一篇文章叫学生送给他公看,次日蓝老师问学生,你祖父这次看了我的文章说 些什么,学生说,明年蓝老师不再教你了,果然明年蓝老师赴试,考中秀才,连年赴考,中举人,进士,授职山西省按察史兼摄山西军门提督 。
  李象元有个亲戚在蕉岭县,因两姓争山界,引起械斗,其亲戚在械斗中杀死对方一人,蕉岭县把他监禁,待候审判,其亲戚家属急修书请 李象元营救,象元公碍于亲戚情面,乃修书给蕉岭县令,请其保释,蕉岭县令不敢不从,准其保释,那亲戚便躲在李家,未几,蕉岭县令要人 归案审判,李象元有意袒护其亲戚,说,那人已经逃跑,不知去向,蕉岭县令无可奈何,只得上报广东省巡抚,巡抚接呈后,即派人查访,李 得悉,知事不妙,急修尽收眼底表赵国麟营救,可是嘉应离京,路途遥远,恐难及时赶到,正苦思无计,山东响马见李公终日愁眉苦不展,不 知何事,乃问,李公只好实情相告,山东响马,自告奋勇愿往京城送信,李抱一线希望,急书致赵国麟,说明蕉岭事件,顺便说下月某日是我 七十一寿诞,响马得书,日夜兼程,来回不过20多天,赵国麟接信后,马上修书给广东巡抚说,某时是我恩师李象元七十一寿诞,本人因公务 在身,不能前往,请你代本人前往嘉应祝寿,信中对蕉岭事件只字不提。
  巡抚得宰相之委托,不敢怠慢,对蕉岭事件不了了之,寿诞之期巡抚提早前往,并通知名府,县官员参加,产前前后后,各处官员齐集梅 城,祠堂客机、馆驿,花船,栖得满满,十分热闹,来祝寿的官员,送礼、红包,是少不了的,因此,李象元的喜事虽然开支不少,可是收入 亦可观,可惜响马因疲劳过度不治身亡,李公把他厚葬,并嘱,以后要葬在自己墓旁,李象元有个亲家是兴宁县的县绅,罗员外,想起下月是 自己七十一寿诞,何不效法亲家李公也来热闹一番,以是派人远近送帖去请各处官员,请帖去后,官员们不是推托有事,就是不表态度,弄得 罗员外,坐卧不安,想这事已经传扬出去,他日若是门庭冷落,岂不惹人耻笑,有位老友说:“你想这些官员们,远道而来,要付出不少夫马 费,你又不是他们的上司,亲戚,他们怎肯破费而来,现在除非你叫人分别送上夫马费,这样或起他们不得不来,是日寿诞虽然热闹,可是罗 员外的身家几乎花光了,事后,有人评论说,罗员外,不自谅自己是什么身份,这种样是学不得的!